首页 > 税务

福耀玻璃间接股权转让被征税 地税执法惹争议

税务界争议不休的“股权减持征税”有望从立法层面厘清。
  
近日,有税务界权威人士向本刊记者证实:股权转让征税讨论稿已提交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国家税务总局将细化相关执行条例。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间接股权转让征税相关细则不清,造成地方税务机关理解不同,做法不一,“福耀玻璃股权减持征税”就是典型个案。该案中,地方税务部门打破法人税制,以“一致行动人”收税,而“一致行动人”是证券监管领域概念,地方税务部门有执法造法嫌疑。
  
一波三折    
2009年11月20日,福耀玻璃(600660.SH)发布《关于第二大股东所持股份减持的公告》。
  
公告称,公司于2009年11月20日接到第二大股东鸿侨海外有限公司(下称“鸿侨海外”)通知,该公司于2009年10月9日至2009年11月20日期间,累计减持本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9414.93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4.70%。其中,于2009年10月9日-10月27日期间,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以竞价交易方式出售所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982.96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0.99%;于2009年11月20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出售所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7431.98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3.71%。在上述减持行为之前,鸿侨海外有限公司持有本公司股份31253.46万股,占总股本的15.60%;本次减持后,鸿侨海外有限公司尚持有本公司股份21838.52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10.90%,全部为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3天后,福耀玻璃继续发布类似公告,公告称,公司于2009年11月23日接到第二大股东鸿侨海外通知,该公司于2009年11月23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以大宗交易方式出售所持有的本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600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0.3%。本次减持前,鸿侨海外持有本公司股份21838.52万股,占总股本的10.90%;本次减持后,鸿侨海外尚持有本公司股份21238.52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10.60%,全部为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在上述减持公告中,减持股份的主角是来自香港的鸿侨海外。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信息披露平台,记者调查发现,鸿侨海外的注册地址是香港干诺道中200号信德中信西座19楼,法定代表人是蔡友超。这是一家注册在香港依据香港当地法律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就是非业务经营性投资控股。鸿侨海外唯一的股东是曹德旺,中国香港籍人士。2009年10月9日-10月27日期间,鸿侨海外通过上交所以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出售1982.96万股福耀玻璃,交易的平均价格为11.16元/股;2009年11月20日,鸿侨海外通过上交所以大宗交易方式出售7431.98万股福耀玻璃,交易价格为12.18元/股;2009年11月23日,鸿侨海外再次出售600万股福耀玻璃,交易价格为12.60元/股。
  
可以说,通过对福耀玻璃进行股份减持,鸿侨海外确实赚了大把的真金白银,同样在背后偷着乐的当然也应该包括曹德旺,但曹德旺的烦恼也随之而来。
  
数据显示,从2009年10月份以来,鸿侨海外共减持上市公司原始股2.8亿股,累计缴纳非居民企业所得税3.79亿元。
  
据知情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鸿侨海外在2009年10月减持股份期间,向主管的福清市国税局提出要求享受免税的税收协定待遇。理由是:根据2008年1月内地和香港签订的《内地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安排第二议定书》第五条规定:“一方居民转让其在另一方居民公司资本中的股份或其他权利取得的收益,如果该收益人在转让行为前的12个月内,曾经直接或间接参与该公司至少25%的资本,可以在另一方征税。”由于香港公司占该上市公司的股份未达到25%,因此企业认为内地没有征税权。
  
如果仅仅考虑中国国内税法规定,鸿侨海外这家企业所减持福耀玻璃股份取得的所得,属于财产转让所得中的股权转让所得。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税务学者李明认为,由于福耀玻璃属于境内企业,对福耀玻璃股权转让所形成的所得属于来源于中国境内的所得,应当依据中国税法的规定缴纳企业所得税。但是考虑到股权转让者鸿侨海外是一家香港公司,属于中国国内企业所得税法规定的非居民企业,这笔交易到底是否需要课税,还需要考虑内地和香港之间签署的税收安排有没有免税等特殊的规定。根据相关法律,在福耀玻璃的案例中,鸿侨海外在减持前所持有的福耀玻璃股份只有15.6%,并未达到内地行使征税权的25%的最低持股比例要求,因此企业认为,内地税务局不应对此课税是有法律依据的。
  
福耀玻璃董秘陈跃丹接受本刊电话采访时表示,股份减持是股东之间的事情,公司对此不发表意见。记者随后致电此次转让的唯一受益人曹德旺,其秘书称,曹出差不方便接受采访。记者通过知情人士了解到,福耀玻璃对此事目前一直保持沉默,但却为此一直据理力争。
  
福州市和福清市两级国税局人员认为,虽然鸿侨海外转让福耀玻璃股票前的12个月内只占上市公司股份的15.60%,但基于福耀玻璃的第一大股东三益发展与本次股权转让的出让方鸿侨海外都是由曹德旺独资的公司,因此,本次股权转让的最终实际受益人其实就是香港居民曹德旺。由于曹德旺全资控股的三益发展持有福耀玻璃22.49%的股份,加上鸿侨海外原先持有的15.60%的福耀玻璃股份,曹德旺间接拥有福耀玻璃38.09%的股份。三益发展和鸿侨海外这两家香港公司都属于非业务经营性投资控股公司,并不从事其他积极性生产经营活动。福建福清国税主张,按照内地与香港签订的税收协定安排和《第二议定书》以及国家税务总局有关规定,内地有权征税。
  
在实际征税操作过程中,福清市国税局让香港公司在所得来源地,即该上市公司所在地办理临时税务登记,并指定其作为代理人协助税务机关履行纳税义务。
  
中税咨询公司总裁王禹告诉记者,在福建福清国税看来,三益发展和鸿侨海外虽然在法律上是两家股东公司,但由于其唯一控股人都是曹德旺,因此,无论是三益发展出面减持福耀玻璃,还是鸿侨海外出面减持福耀玻璃,其效果对曹德旺而言具有一致性。在福建福清国税看来,三益发展和鸿侨海外是受同一所有人控制的一致行动人,如果将三益发展的鸿侨海外看作一个整体来进行税务定性,更能反映交易的实质。一旦税务机关的理由成立,就可以认为鸿侨海外连同三益发展形成的共同体在减持前已持有了福耀玻璃超过25%的股权,这样,福建福清国税就可以对该笔股权交易行使课税权了。也就是说,打断骨头连着筋,三益发展、鸿侨海外和曹德旺是一家人,在福建福清国税的眼里,是谁出面进行股票减持,效果都是一样的。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