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葡京博彩 >

消费者住进蛋壳公寓 房屋漏水门锁被换半夜无家可归

发布时间:2019-02-16  来源:未知  作者:重庆会计之家

  蛋壳公寓自进入北京市场以来

  成为不少消费者租房的选择之一

  北京一消费者近日向《中国消费者报》反映

  他租住的蛋壳公寓发生漏水

  索要误工费不成

  蛋壳竟然半夜贴通知、换密码、锁门

  一度让他无家可归

  消费者杜小朋告诉《中国消费者报》记者,事情发生在2018年12月5日,当他晚上加班回到家中,发现天花板成叶脉状,有漏水迹象,准备第二天找蛋壳公寓维修。但没想到,凌晨2点多,他被楼上的漏水给浇醒了。

  “当天夜里,整个床铺都湿了,没办法,只有去外边打地铺睡了。”杜小朋说,第二天是周四,他专门向单位请假处理相关事宜,但直到周五下午,蛋壳才派人来解决问题,把他暂时安排在了同一套房的另一间房间里。

▲蛋壳公寓漏水的房间

蛋壳公寓漏水的房间

  记者从杜小朋处了解到,他租住的蛋壳公寓在通州区永顺镇某小区,是一套三室的房子,他和同学分别住在在B和C房间。由于他住的C房间大面积漏水,他只能暂时住在A房间,但没想到一住就是1个多月。

  “一直拖了近一个月,在我多次投诉下,到去年12月底,才把天花板给重新抹了一下。”

  杜小朋称,期间,他曾就误工费问题提出赔偿要求,蛋壳公寓的管家说是会向上级反映,但一直没了下文。

  “我提出的赔偿是合理诉求,我要求蛋壳公寓赔偿我两天的误工费以及损毁物品的费用,当天晚上是被冻醒了,整个床铺都全都湿了,很多东西都不能用了。”

  杜小朋说,在12月25日,蛋壳公寓打电话给他,问他损失多少,想要多少钱的赔偿。“跟他们说,把我两天的误工费以及床铺赔了,误工费是一天五百元。”

▲蛋壳公寓漏水的房间

蛋壳公寓漏水的房间

  2019年1月底,蛋壳公寓再次给他打电话,说安置期已到,请他腾退房间。

  “不提赔偿问题,后来经过我多次投诉,给我的答复是只免除我一个月的服务费,也就是137元。”

  杜小朋没有答应。“蛋壳公寓的员工打电话说让我赶紧腾地,到时间不腾,他们就把我的东西全部打包。”

  让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1月31日晚23点,加班回到公寓的杜小朋发现,门上被贴了一份手写的“告知书”,这份“告知书”称,根据双方签订的租房合同第九条、第四条规定,将单方面解除合同(押金不予退还),并立即收回房屋,请杜小朋在2019年2月2日搬离等等。

▲门上贴的手写“告知书”

门上贴的手写“告知书”

  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蛋壳公寓把密码锁换了密码,他根本无法进入房间。“这让我大半夜的一度无家可归。”杜小朋说,之后他拨打客服电话,但是没有打通,实在没有办法,他选择了报警。

  “后来,通过一系列办法,联系了上蛋壳管家,折腾到凌晨12点半,我才进入房间。”杜小朋说,他没想到,竟然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房屋的租金一个月是1960块钱,算上8%的服务费,大概每月2100元左右。”杜小朋说,蛋壳公寓的做法让他很不满,索要正常的误工费和损失,却屡屡遭遇拒绝,对方给他的答复是原话是“我们没有赔偿过。”

  杜小朋随后向12315 进行了投诉。之后,蛋壳公寓又打来电话,称最多给他免除三个月的服务费,也就是451元。“我也没有接受。”杜小朋说。

▲漏水的蛋壳公寓

漏水的蛋壳公寓

  杜小朋在微博上@了蛋壳公寓的微博,试图协商解决问题。但蛋壳公寓仍让他先搬离安置的A房间。

  回老家过年前,杜小朋已经把所有的个人物品搬到了之前漏水的C房间,过年期间,蛋壳公寓也没有任何人联系他解决问题。

  “半夜还险些无家可归的经历,实在是太难忘了。我的要求不多,我只是要求他们赔偿最基本的误工费,难道这不合理吗?”

  杜小朋说,其他被浇坏的床褥等个人物品的损失还没有计算。

  记者了解到,蛋壳公寓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高端白领公寓品牌,这家互联网公司于2015年1月在北京成立,正式进入O2O租房市场,至今还没有线下实体店。截至目前,管理超过30万间公寓,已进入北京、深圳、上海、杭州、天津、武汉、南京和广州8地市场。

  2月13日中午,《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致电蛋壳公寓客服,就消费者杜小朋的遭遇进行求证。客服人员先是让记者提供一系列信息,随后告诉记者,她已经将问题向上级反馈,会有专门人员联系回复。截至记者发稿前,未获得回复。

▲用盆接水

用盆接水

  北京市京师(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文得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称,这是一起出租人提供房屋与相应服务的混合合同纠纷,因为出租人同时提供服务,因此租赁双方也是经营者与消费者的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第二、三款的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制定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否则无效,因此蛋壳公寓不能单方解除合同。

  黄文得称,蛋壳公寓没有提供适合居住的房屋,属于违约,应当承担维修、更换等补救措施,并且赔偿损失。房屋漏水导致室内床被等物品毁损,这是蛋壳公寓违约造成的直接损失。承租人“家园失守”后必然要花费时间进行处理,进而产生误工费,这是蛋壳公寓违约造成的间接损失,并且该间接损失是蛋壳公寓在出租房屋时应当预见到的。上述损失,蛋壳公寓均应赔偿。

  “无论如何,在承租人没有同意解除合同的情况下,蛋壳公寓都不应当一张告知书就解除合同,这违反诚实信用原则,蛋壳公寓即使决意解除合同也至少应当提前电话通知承租人,毕竟出租人冷不防地变更入户密码让承租人无家可归于情于理于法都说不过去。”黄文得说。

  杜小朋说,一连串的遭遇,特别是半夜差点无家可归的经历,让他感觉到非常愤怒。

  “在北京房屋租赁市场,租房的消费者完全处于劣势。网上搜了一下,关于蛋壳公寓的投诉很多,希望蛋壳不要再店大欺客。”

  春节过后,返程归来的杜小朋依旧住在蛋壳公寓,打开蛋壳公寓的网站,蛋壳公寓的slogan(标语、口号)“让租房变得简单快乐”让他觉得那么刺眼。

(责任编辑:张倩蓉)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上一篇:银保监调研年金产品 防范高预定利率产品利差损风险
下一篇:又要闹翻?欧盟:美国若对汽车加税就少买美大豆天然气

友情链接: 武昌工学院  
重庆会计之家 www.cqkj114.org.cn Copyright© All Rights
渝ICP备13000347号-1